新闻检索      妇联信箱
妇联要闻 权威发布 维权中心 五彩生活 家庭美德 培训就业 关爱儿童 音频视频 女性图集 特别关注
各地妇联 巾帼讲坛 时代女性 SHE话题 情感生活 时尚健康 中外交流 组织建设 调研经验 滚动
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妇联新闻>>SHE话题

女性,游戏产业的一股清流?

2017年05月02日13:58  来源:中国妇女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编者按

如今,电子游戏已成为世界各国重要的科技产业之一,也带有该产业的典型病:性别严重失衡。据了解,国内女性游戏产业从业者仅占10%,女性成为游戏团队中的弱势人群。如今随着女性玩家的增多,女性游戏从业者是否会逐渐增多?作为少数女性从业者,在男性占主导的游戏行业里,她们平时的工作又是怎样的?近日,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采访了两位游戏行业的女性从业者,听听她们讲述自己与游戏的不解之缘。

4月29日,“五一”劳动节假期的第一天,清聆(化名)没有休息。

晚上十点下班的路上,她戴着大框眼镜,嘟起嘴,边走边自拍,“疯女人的自娱自乐。” 清聆在朋友圈自黑道。

清聆所在的北京玉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游戏研发公司,清聆既是该公司的老板,也是公司的游戏设计师,负责美术设计,她进入这一行差不多十年了。

游戏行业里的“女汉子”和“萌妹子”

游戏公司是怎样的一种存在?是蓬头垢面的宅男、码农们戴着高度近视镜对着电脑冥思苦想写代码,还是热播剧《微微一笑很倾城》中高智商高颜值的“大神”们梦想开始的地方?

对于清聆来说,这些都不是,她将自己的公司定义为一堆“奇葩”。

“游戏项目组长小强是个啃笔怪,全公司他最费笔,但是全职位都能干的三料才子:美术凤凤画的东西一出手就是怪异的,没心没肺像个10岁的孩子……”

清聆咯咯地笑着介绍自己的同事们,而说到她自己,她说自己是那种“大雨天把同事们送回家,然后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的人,“要像爷们儿一样活着,独立自强有担当!” 清聆有时候会这么暗示自己。

然而,来自东北沈阳的她并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十足的女汉子,他们公司有10个人,男女比例7∶3,清聆这个在男人堆里的女人也有柔美的一面:留着一头长发,画着精致的妆容,偶尔也会使使小性子或者cosplay动画人物,在朋友圈卖个萌。

这个兼具女汉子和萌妹子气质的游戏公司老板走上游戏这条路也是机缘巧合。

1983年出生的她从小痴迷绘画,从5岁开始学画画,清聆就疯狂地喜欢上了画画,“我可以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地画画。”

14岁就开始边上学边兼职画画的她将自己的目标定为中央美院,然而天不遂人愿,她因为英语12分的差距与梦想的学府失之交臂。最终,清聆选择了一所民办美术高校——北京东方文化艺术学院。

2008年,她毕业进入了一家游戏公司做美术设计,并很快成为游戏主美,在游戏公司的工作虽然得心应手,却让她找不到成就感。清聆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当时游戏圈子风气不好,从别的游戏上扒一个图用在自己的游戏里,很快就能做出一款游戏。

“我不干这个了,我去搞纯艺术去了。” 2013年,清聆跟老板撂下一句话辞职了。之后,她进入清华美院进修当代艺术。

“我当时就想动画是艺术,电影是艺术,园艺也是艺术,为什么游戏不能做艺术?”有商业美术背景的清聆在进修的同时也在反思,如何将游戏做成艺术。

在这种想法的推动下,2014年,清聆创立了北京玉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做出有艺术范儿的游戏。

和清聆不同,林雪莹走上游戏行业原因更加单纯,只是因为喜欢。

雪莹可以说从小就是一个“游戏迷”,她从小学五六年级就开始玩游戏,单机游戏、网游、手游等等,梦幻西游、跑跑卡丁车、英雄联盟等这些游戏她都玩得很熟练,雪莹还是仙剑奇侠传的资深玩家。

庆幸的是,爱好玩游戏的她并没有荒废学业,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也因此成为家长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爱好游戏的雪莹不喜欢一成不变的工作,在高考之后选择专业,她就报考了中国传媒大学的数字游戏设计,后来研究生又保送了本校的计算机技术专业。

如今的雪莹是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虽然还没有正式毕业,但她事实上已经是一位游戏设计师。她与另外两位同班女生组成了一个游戏团队,开始创业了。

“我们开发的游戏《昔:yesterday》成为苹果商店的首页推荐游戏。4月5号全球上线,现在就可以在苹果商店下载。”

而这个作品的雏形正是源于她们的本科毕业作品,“我们不希望半途而废,希望作品能够做得更好,可以正式上线,所以就继续坚持做下来了。”

为此,她们成立了“三棵树”工作室,虽然,三人中一个在美国读研,另外一个也有工作,但是她们仍然通过网络共同完善制作自己的游戏。

忙碌而轻松的游戏世界

游戏是为大众休闲娱乐,放松身心的,然而一个游戏背后却包含着整个团队的辛苦和智慧。雪莹和伙伴们在开发游戏时,就尝到了做游戏的艰辛与不易。

“从前期的策划、讨论,再到美术设计,编程写代码,再到后期不断开发新的关卡。”雪莹和伙伴们亲力亲为,一点一滴地改进和完善。

团队总共用了半年的时间,游戏才基本成形,接下来是游戏的上线、推广、发行工作,没有经验的三个女生靠着一点点摸索,最终实现了她们的梦想。

今年2月,她们将游戏的测试版本提交给苹果公司,苹果反馈给她们建议之后,她们完善之后再次提交,游戏最终获得苹果全球推荐。

对于雪莹和同学这种小的创业团队而言,平时的工作已经很辛苦,而对于清聆的公司而言,身为游戏设计师,工作忙碌更是常态。清聆坦言,自己总是公司最后一个走的人,10点之前没有下过班。

遇上特别忙的时候,公司同事也都主动加班。清聆有时也会在朋友圈晒同事加班的场景,记者看到,清聆同事们在电脑桌前紧张地赶进度,桌上满满的都是外卖的饭盒,外套凌乱地搭在椅背上。

当然,游戏公司的工作虽然忙碌,但是工作氛围很轻松。清聆喜欢把团队凝聚在一起,不喜欢将上下级关系处理得特别紧张,“我的公司没有‘您’‘老板’‘领导’‘下属’这种称呼。大家都是平等的。” 清聆更愿意把自己看做一个团队的引领者,而不是高高在上的老板。

“平时我们会边放音乐,边工作,有的时候进度赶不上,我会适时提醒大家。只要按质按量完成工作,没必要制造太严肃的工作环境。” 清聆认为。

未来会有更多女性加入

目前来看,像清聆和雪莹这样的游戏行业女性从业者还是少数。有数据显示,国内女性游戏产业从业者仅占10%,女性成为游戏团队中的弱势人群。

事实的确如此,雪莹本科所在的数字游戏设计班共有26人,其中女生11人,按比例来说,男女生差距并不大,但是毕业之后真正走上游戏岗位的女生却寥寥无几。“只有两三个从事本专业工作的。” 雪莹的很多女同学选择了相对稳定的工作。

这在清聆的公司也很明显,男女7∶3的比例,女性明显处于弱势。而在这其中,女生大多从事的是美术方面的工作,编程等技术方面的工作还是男性居多。

雪莹曾经在面试的时候就遇到过,“考官会问你玩过哪些游戏?女生玩的多是休闲游戏,不像男生玩的都是硬核游戏(属于高端玩家的游戏)。”雪莹说,“而且他们会问一些和数值相关的问题,数学和编程等女性相对来说并不擅长。”

而在清聆看来,“女人的智商并不比男人差,只是她们有时候自己主动放弃掉自己而已。”

作为游戏公司的创立者,清聆在招聘时更愿意招聘女性,“我认为女性可以很好地将感性和理性相结合,在设计游戏时会比男性更有优势。”

为了优待女性,清聆的公司每位女员工每月都有一天的“姨妈假”。

但是,在实际的招聘工作中很多女性进入公司后,因为工作压力大等等原因最终还是离开了。

面试受挫的雪莹在自主创业中发现,不同于游戏公司的招聘门槛,做独立游戏的女生团队更容易被人们记住,反而成为她们的优势。

“实际上,现在女性消费在游戏中占很大比重。”女性玩家的增多,也让游戏市场开始注意到女性玩家的需求。

雪莹举例说,像《开心消消乐》《偶像梦幻祭》《暖暖环游世界》都是为满足女性玩家的需求,而且也受到了很大的欢迎,开发者也基本都是女性。

因此,在雪莹看来,随着女性玩家的增多,针对女性心理和需求开发的游戏会越来越多,相应的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到游戏行业中。

不靠露肉来博眼球,女性形象应独立有个性

对于很多女性游戏从业者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当前很多游戏尤其是页游中,为了迎合男性的喜好,很多女性人物都被设计成穿着暴露。

对于清聆和雪莹这样的女性游戏设计者,同时也是女性玩家来说,她们的态度是一致的,就是拒绝玩这类游戏。

雪莹说心目中理想的女性形象就是:独立自主,有个性。像《古墓丽影》中的女主人公劳拉就是一个独立勇敢有个性穿着也不暴露的女性人物。

雪莹认为,随着国内玩家素质的提高,在人物设计上会更加尊重女性。

清聆团队设计的一款名为《点燃火炬》的游戏,主人公是一名女性。“在游戏中女性被设计得非常性感,都是为了迎合某些玩家的低级趣味。” 清聆说,自己的游戏中不会出现这样的女性,我做游戏就是想要证明游戏不是那样的,游戏是要展现艺术,要打动人的心灵,引起人的共鸣。

致力于做“灵魂游戏”的清聆拒绝一切穿着暴露的设计和打打杀杀的游戏情节,“我游戏中的主人公不做任何伤害人的行为,不给玩家关于杀戮和情色的暗示。”

不同于雪莹那款女性游戏,清聆认为艺术不分性别,在游戏中也是,她不会根据性别来区分玩家,而是根据玩家的喜好来区分。

一直秉持着真善美的创作理念的清聆希望不论是男性玩家还是女性玩家在她的游戏中都能有自己的心灵感悟和情感共鸣。

虽然游戏的创作理念不同,但是开发更多更好的游戏满足大众,是清聆和雪莹的共同想法。

接下来,雪莹想在毕业后进入一家游戏公司,“去‘升级’一下,在正规的游戏公司学习经验,以便自己创业时可以少走弯路。”

而清聆则带领着她的团队坚持做着共同喜欢的游戏,“虽然很辛苦,但是很开心。不管怎样,坑人、坑钱的游戏我是不会做的。” 清聆说。

在竞争激烈的游戏行业,清聆和雪莹这样女性的加入,仿佛是一股清流,让我们看到游戏行业在暴力和色情之外,还有温馨和艺术的另一面,改变正在发生。(记者 张明芳)

(责编:闫妍、秦华)
新闻检索:    
·维护公平条款不能误用成就业性别歧视
·妇联改革进行时|网上妇女之家为那片绿水青山的乡村姐…
·改革 | 中央媒体“走基层、访妇情”采访札记回闪
·在劳动中书写巾帼华章——1.7万余个全国巾帼文明岗…
·谭琳在湖北调研妇女维权工作
·在春天,聆听巾帼英模与青春的对话
·全国妇联出台《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实施办法
·直播预告|全国三八红旗手将走进复旦大学
·全国妇联、中央网信办联合部署开展“争做巾帼好网民”…
·沈跃跃会见泰国总理巴育夫人娜拉蓬
·湖南“五一”慰问巾帼劳动者
·河北培训巾帼志愿服务骨干
·甘肃提升妇联干部扶贫项目执行力
·江西召开第四次妇儿工作会议
·陕西延川文安驿:旅游主打好家风
·四川妇联改革的互联网思维:用“妇联云”众筹女性智慧
·要实现妇儿事业发展的“追赶超越”
·河北桃城“绿色通道”保妇儿平安
·北京东城成立高新企业园区妇联
·湖南启动“书香飘万家”阅读活动